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家在揭西 > 详细信息

揭西非物质遗产“三山国王祭祀大典”
关键词:揭西,非物质,遗产,“,三山,国王,祭祀,大典,”,        文章来源:揭西(礼品)擂茶      作者:揭西随礼汇      浏览数:      更新日期:2018-07-05
大地吐绿,万物迎春。在这个美好的时节,揭西县于3月27日在三山国王祖庙举办非物质遗产“三山国王祭祀大典”大型展示仪式。这是揭西三山国王文化交流活动中的一个活动项目。本次交流活动由揭西县旅游局、文广新局、河婆街道办、县台办等多部门联合举办。目的是为深入挖掘三山国王文化在新时代下的现代价值和核心要义、人文精神、道德规范,推动三山国王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激发两岸信众共同弘扬三山国王“护国庇民”精神,促进心灵契合。

  三山国王祭祀大典仪式由祖庙理事会邀请台湾部分三山国王宫庙及县内部分三山国王宫庙负责人参加,共同完成祭祀大典仪式。祭典有一整套完整的祭典过程,仪式庄重严肃,以五牲、鲜花、青果献祭,焚香燃烛,三跪九拜,十分虔敬,祈求在新的一年里“风调雨顺”、“合境平安”。整个祭祀过程为时90分钟。



台湾三山国王宫庙联合会到揭西祖庙朝圣进香
 3月26日至27日,应揭西县三山国王祖庙理事会的邀请,台湾三山国王宫庙联合会会长潘俊光率领的台湾部分三山国王宫庙交流团一行134人莅揭朝圣进香。

  台湾朝圣团先后到揭西三山国王发源地的独山、巾山开展朝圣活动,并参加由祖庙主祭的三山国王祭祀大典仪式,部分宫庙主委还出席由揭阳市台办和揭西县召开的三山国王文化研讨会。本次活动加强两岸三山国王信众的交流,弘扬了三山国王“护国庇民”的精神,促进两岸对三山国王文化的传承与研究。

  从明朝起,三山国王祖庙的香火传播到台湾供奉距今已近400年,信徒有数百万人之多,在台湾是仅次于对妈祖神的民间信仰,每年至祖庙寻根问祖之台胞不断增多。
“两岸三山国王文化的传承与创新”研讨会

 3月27日,揭阳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局与揭西县人民政府邀请有关三山国王文化研究的专家、学者,台湾部分宫庙的代表共50多人,在揭西县隆重举行“两岸三山国王文化的传承与创新”研讨会。本次研讨会旨在为深入挖掘三山国王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推动三山国王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共同促进两岸同胞心灵契合。

  研讨会上,广东省文史馆馆员陈汉初先生、韩山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兼潮学研究院院长陈海忠先生、嘉应学院客家研究院副院长宋德剑先生、广东台湾研究中心揭阳三山国王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吴孟显先生分别作了题为《故土之恋,乡愁之情——三山国王崇拜现象分析》、《海峡两岸三山国王信仰传承与创新研究若干随想》、《三山国王信仰与粤台关系互动》、《粤台三山国王信仰研究资料库之构想》等的发言。各位专家、学者分别从不同角度,分析了三山国王崇拜、三山国王信仰的传承与创新,挖掘和诠释了三山国王文化在新时代下的现代价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要义,推动两岸同胞共同弘扬三山国王文化,促进心灵契合,使三山国王文化现代意义得到了更好的研究与传播。整个研讨会气氛热烈,发言踊跃。硕果累累,收获颇丰。


三山国王文化420年前传入台湾
三山国王文化,是自古至今,粤东潮汕与台湾民间盛行的信仰,甚至传到星、马、泰、新、越、印尼东南亚国家和香港,它牵涉到粤民移台史、民族史、华侨史、考古学和民俗学等方面,已引起两岸学者及日本、美国专家的高度注意。1986年4月4日,美国历史学硕士、厦门大学博士生丁荷生,至霖田祖庙考察,告诉在场黄朝凡君说要写论文。各地学者已出书多部,如1996年汕大出版社出版吴金夫<<三山国王文化透视>>、1999年5月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贝闻喜、杨方笙主编<<三山国王丛谈>>等。1992年10月4日至6日在霖田祖庙所在地揭西县城,由县政协举行三山祖庙学术研讨会,学者50多人,论文21篇,马来西亚张肯堂、泰国李少儒诸先生寄来论文。自1988年以来,台湾信众已组团数百个、近万人次来霖田祖庙祭拜,形成寻根旅游热。本文就其发源、传播台湾及其意义试行论证。

  一、三山国王文化发源于1000多年前潮州

  三山国王,源于隋朝(581──618)潮州府揭阳县霖田(今属揭西县),故也称“潮州三山神”,是潮汕本地神中最古老而又最有影响者。其庙在潮汕各市、县都有仿建,播及梅县、兴宁、大埔、丰顺、海丰、陆丰、汕尾、惠东、台山、东莞、佛山、福建省东山县、广西省昭平县等地,共有庙估计逾360座1。它被潮人视为“社神”、“地头神”。旧时若出生儿女或亲人逝世,都得进庙向国王禀告,好比申报或注销户口(死人须禀告后才能扛上山埋葬)。南澳岛渔民在新船出海时,都把它和妈祖神香火,请到船内分别设香炉祭拜,祈求一帆风顺。

  据元朝编修官刘希孟<<明贶庙记>>(原载明<<永乐大典>>,后被清<<潮州府志>>、<<揭阳县志>>等所转载),三山神“肇迹于隋,显灵于唐,受封于宋。”2按<<明贶庙记>>所述,其来源传说如下──隋朝时,霖田镇的巾(又名金)、明(又名银)、独三座山,有三神人出之巾山石穴,受命于天,镇巾、明、独三山,托灵于玉峰界石。显圣之日,古枫树生莲花,众异之。乡民陈氏,白昼见3人乘马而来,招为侍从,未几遂化为神,众尤异之,乃置祠合祀。接着,假人以神言,封陈氏为将军,声名日著,被称为“化王”,尊为界石之神。三山神助隋朝统一天下,又显灵救驾,助唐扶宋,庇佑民众。宋太祖开基,刘  拒命,讨者求之于神,即风雷相助,南海以平。宋太宗伐太原,观金甲神三人助战获胜,见城头云中显示“潮州三山神”字样,故封巾山为“助政明肃宁国王”,明山为“清化盛德报国王”,独山为“惠威宏应丰国王”,赐庙额为“明贶”(故三山国王庙又称“明贶庙”,今汕头市金平区金砂乡中庙额石刻仍存此三字)。霖田祖庙正殿原有联曰:“巾明独三山鼎峙,隋唐宋公侯敕封。”概述了三山国王的地理环境和来历。

  神有另外传说多种。河婆民众说,三山神是南北朝义士,大王连来,二王龙轩,三王乔俊,系异姓兄弟,佑国护民。而<<台湾神仙传>>和马来西亚吉隆坡蕉赖庙记,认为是南北朝三勇士,助隋开国君子杨坚完成帝业,故受封为驾前三大将,却自甘退隐,是“英灵神”。

  霖田三山祖庙,在今揭阳市揭西县河婆镇庙角管区内,距县城棉湖2公里。唐朝时有两位名人到此庙祭拜。第一位是唐初名将、岭南行军总管、“开漳圣王”陈元光(657──711),于仪凤二年(677)率军由闽赴潮平寇乱,驻军界石,祭神并写下<<祀潮州三山神题壁>>五言诗三首(详见1990年厦门鹭江出版社<<陈元光<龙湖集>校注研究>>)。第二位是元和十四年(819),被贬为潮州刺史韩愈(768──834)命属官祭奠,韩愈写<<祭界石神文>>(详见<<永乐大典•祭界石神文>>、<<昌黎先生集>>卷二十二)。

  该祖庙于1984年已列入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至1992年已重建一新,2005年又投资

  80多万元扩建、维修,成为远近古建瑰宝,扬名两岸的考古、寻根、旅游胜地。该庙后倚789米高的独山(位于庙北10公里余),面对483米高的明山(位于庙南1.5公里),东临627米高的巾山(离庙15公里)。此庙影响广大,使附近地名“姓庙”,如大庙山(即玉峰)、细庙山、大庙村、庙角村(又名庙前村)、庙垄村、庙山村,真是地以庙显。

  该庙历经沧桑。现址是宋建清修。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河婆枫宸乡人、福建古田知县刘昆兰告老还乡,捐巨资对庙作大规模全面扩建,并捐良田11亩、耕牛1头、犁耙各一副、锅头一口作香火金来源。1958年,庙塌墙断。1984年12月县政府成立修庙筹委会,获海内外捐款260万元重建之。其中,广东威达医疗器械集团公司捐78万元。自1986年4月13日至1992年重建告竣,占地2亩,其中建筑700多平方米,不仅恢复原来宏大的三进的石木结构规模,而且大幅度扩之,完善配套。把庙顶土瓦改铺为金黄色琉璃瓦,庙脊嵌五彩嵌瓷,饰奇花异草、飞禽走兽。地面与天井铺上花岗岩石板,美观坚固。

  庙前新建白石拱桥,庙门建为花岗岩水磨石板三山门,大门上刻“三山祖庙”篆书,均是广州书法名家李伟手笔,古朴雄浑。两旁各刻“明贶”、“广灵”。门楼内两侧各有一尊4米高的把门将军塑像,正襟危坐,手持长剑,魁梧威武,左为孟章大将军,右为鉴名大将军,各配白马、赤马、马夫,惟妙惟肖。入门后是宽敞庭院,两旁神厅,分坐10多尊纪念神。登石阶三级,即到大殿。正龛橱内高坐着黑(即三王爷,坐中间,据传功劳最大)、白(即大王爷,坐左)、红(即二王爷,坐右)脸,穿朝服并捧朝笏三位金身国王像。两边偏殿,各安坐木坑公王、指挥大使(相传两臣奉帝来宣旨而恋此地,不愿回朝)塑像,案前旁神为文官、武官、斗印官、厨官、门官、上马官,各捧印绶、拿手册、擎大槌、执神笔、持宝剑等。栋下挂匾“山岳钟灵”,又有名家撰书对联。殿后花厅,纱橱内端坐王后娘娘、贤德娘娘、圣德娘娘,三尊王爷夫人绣像。左龛奉天后圣母,右龛供送子观音。石柱如林,斗拱交错,雕梁画栋,巧夺天工。联墨似珠,各展骚雅。宋太宗敕封“三山国王神位”圣旨石牌,四周通雕云龙图饰,精美宝贵。全庙大小塑像47尊。诸神座后,各绘优美古典壁画。大多数来自汕头市高级工艺师黄丹池及其助手大作。庙大门前坪上,铺花岗岩石板,有57平方米泮池,周围筑石栏杆,池间石桥两端各有一对回头石狮、石象。

  庙近县城,公路畅通。它重建之后,迎来许多海内外尤其是台胞香客游人。自1988年台湾宜兰县27位台胞进香团,专程至此寻根问祖之后,一批批台胞接踵而来。

  二、三山国王文化420年前传入台湾

  在台湾,崇拜三山国王神者甚众,是仅次于对妈祖神的民间信仰热。

  早在420年前的明朝,霖田祖庙的香火就传入台湾。

  “广东省揭阳县弟子马义雄、周榆森二人,恭带故乡霖田庙‘敕封三山国王’香火来台,于鹿仔港登岸,转抵本庙现址,为纪念国王奉旨莅台开基,显化济世,是即以故乡之名,正式命名此地为‘荷婆仑’。亦因故乡‘河婆’与‘荷婆’谐音之故,是兼取本庙前面‘溪湖’之中,天然出产莲‘荷’芡实之特色,及本庙地为小山‘仑’构成,以故斯时即将此地叫做‘荷婆仑’,其意义更为深远。据先民传颂,本庙圣神三山国王,当奉旨于本‘荷婆仑’开基之始。三尊圣神,因感职责重大,一时不敢领旨莅任,嗣奉上天加派神农大帝、财神、韦驮、护法、福德正神、太子元帅等予同班协助,以奠定开基圣业并再派文武带旨官隆重宣旨开基,以代天行道,救世救民,又命文武带旨官随侍在侧,如有重大事故者,藉即往返天廷奏闻处理,故本宫除主神三山国王之外另崇祀上列神尊者是也。翌年(1587),地方众弟子倡议建庙,就地取材,搭建茅屋,命名本庙为“霖肇宫”,是取其广东‘敕封三山国王’为全国开基祖庙之‘霖田祖庙’三山国王在台‘肇’其建“宫”之意,并塑造‘敕封三山国王’神位祖牌奉祀之。”3这就是全台国王庙之始。

  明神宗万历廿七年岁次己亥年(1599),它被翻修为“土埆“庙,“神灵”返里邀广东河婆雕塑名师,莅临恭塑国王圣像三尊及上列神尊于大庙之内,又随其来台之便,恭带国王“驱邪押煞七星宝剑”到来4。

  道光十二年岁次壬辰年(1832)。炉下弟子深感国王爱民恤民,宽鸿大德,只有虔诚信奉,始得平安,由于众弟子精诚团结,地方建设飞跃进步,经济繁荣,人人共感国王施恩之赐,众议倡建大庙,由福建购买建材并聘艺工著手兴建。两年后,即1834年,大庙修建完成,

  三山国王奉玉旨诣广东省揭阳县霖田庙进香,国王为深体当时弟子创伤初愈,本爱民恤民之职志,以节俭原则,而免去信徒列阵抬与翻洋越岭跋涉浪费之进香形式,改由“神灵”驾赴祖家进香。返驾之日,由众弟子到鹿仔港接香,是其第一次返里进香者也。嗣后所有返里进香者,均循此方式进行,但接香地点即渐渐缩近至埔盐乡地界。民国六十五年(1976)八月又奉旨返里进香,其接香地点选定于福兴工业区,是为距今最近之一次进香5。

  道光十五年岁次乙未年(1835)。彰化县知邑事杨桂森博学多能,且深通地舆,素仰“荷婆仑”霖肇宫三山国王神灵显赫,以为必有得他奥妙,是则莅临本宫虔诚参拜,并数度探堪地舆,思有以致之,但国王立即显化驾雾罩住,故未见端倪,而仅看到“前有濠,后有岢,水西流,安乐窝。”而已,现尚留有杨本县识文,为其随人曾儒荐字古月氏志,敕石为记6。

  清道光廿一岁次辛丑年(1841),有一神奇传说。彰化县武东堡柴头井(今员林镇林厝里)等地,井水变色恶疫流行,国王为救万民,安居乐业,即向玉帝请旨出巡,于该地大显神通,施符挥剑,驱邪押煞,所到之处清泉涌出,味如甘露,众生饮后,恶疫立愈。该地百姓,迄今莫不感戴神功,传颂不已(据传在该地,原有一口废弃不用之木墙浅井,经国王降法,取水济众,故地名曰“柴头井”是由此而起)。嗣于咸丰丁巳年(1857)及民国乙丑年(1925)间,分别再度出巡,是为本宫三山国王显化佑民之一大盛事7。  

  道光廿八年岁次戊申年(1848)。岭南(南岭之南,泛指广东省等地方之总称)众弟子,频来台通商,以当时之航海术,视台湾海峡为畏途,因离乡背井后,为求经商赚钱,并为确保水陆一路平安,无不莅宫虔诚叩求国王庇佑,结果总是无往不利,渠等为答谢本宫国王护佑神功,竟率团前来进香并献匾“鼎峙英灵”一方,以表感戴之至意8。

  1953年,现庙重建完成,庙之大小悉依照以前型式,竣工之日,所辖各地众弟子,均热烈庆祝9。

  1986年,此庙隆重举行三山国王入台开基400年庆典活动。

  上述是最早从霖田传台第一庙沿革概述。

  台湾云林县大埤乡大德村太和街三山国王庙也要出名。

  康熙年间(1662──1722),一名由广东来台的人士,定居于云林县大埤乡太和街。他来台时,从大陆携带了“三山国王”的神像,镇宅奉祀。当时,因太和街瘴气未除,民众多染上流行疾病,于是祈求王爷施医救世。罹患奇难杂症者,每求必应,依愿痊愈。民众感于神灵显赫,于是信神更笃,经传扬开来,前来参拜者络绎不绝,香火鼎盛。

  到了嘉庆十四年(1809)四月,由当地张元基、张元国兄弟,聚集五十三庄的广东籍民众,为纪念祖神,使历代子孙追本溯源,共捐8500元,鸠工建庙,并从广东省惠州府陆丰县所雕刻的三山国王金身,迎来奉祀。庙号“太和街三仙亭三山国王庙”。光绪十四年(1888)五月,庙宇因年久失修,栋宇倾颓,于是再募款3200元修建,至越载十月完工。光绪三十三年(1907)二月二十三日发生大地震,庙倒塌,因当时民众经济困难,所以未能立即募款修复,事经张建朝以竹造茅屋安祀神像,暂避风雨,才免于香火中断。

  1912年九月和1920 年八月,因暴风雨袭击,庙两度受损,断垣残壁。

  1931年三月一日,庙管理人张有卿再依往例向二县市八乡镇四十七村里之广

  1946年,台湾光复,庙宇召开会议,推派张有卿到高雄,向焚毁神像的负责郡守中村乙彦,索取谢罪金3000元,重新雕塑神像,不足额款再由广东人等筹补。

  1947年六月,再以三十余万元修茸中殿,1949年经信徒会议推选刘守腾为本庙负责人,再修前殿、后殿。

  文、武将神像于一九八一年间再度落难被人偷走,幸被警方查获,本庙再派员到台北迎回。

  1981年,庙宇再予大修。

  目前庙有前、中、后殿、钟鼓楼、香客大楼、议事厅、停车场,供前往朝拜的游客、信徒停车之用10。

  云林县另一国王庙,即东势厝赐安宫,也名气不小。

  明崇祯(1628──1644)末年间,汉人渡台者众,均为开拓台士之无名英雄。其中有潮州人氏蔡鸿均信士于舟渡台途中,遭遇台风骇浪,临危之际,面祷三山国王叩求庇佑,果然有惊无险随风飘泊于台岛西岸,乃溯虎尾溪出海口逆流东上五里处登陆,聚居其地遂以船头名之。先民于船头垦殖荒芜,结茅为屋,筑土为墙,编竹为垣,犹存古朴之风,披星戴月,勤劳耕耘,兼之地有圹土,民皆无惰怠之习,惟夏秋多淫雨,泥淤水深,非昼不可行,身处困境,谋生多艰,而仍然不忘三山国王神灵,慈悲沐恩之德,遂草草筑茅供奉香火膜拜。

  永历十五年(1661)暮春,郑成功渡台驱荷至越载2月1日胜利复台,台西平原一带闽粤庶民移居者众,杂居于船头文化交流相互砥砺,实有良多贡献,遂聚成闾里,船头厝以焉得名。闽粤殖民勿论务农业商,咸奉三山国王神灵,兼之神威显赫,虔心祈祷者无不应验,灵播于外,远近咸集信徒如云,嗣至康熙年间乃雕刻三山国王金身,配置大明宣德年制宝炉,供众奉祀,香火鼎盛。

  康熙(1662──1722)末年,船头厝隶属诸罗,知县于是年季秋,北巡迷途于船头属界。三山国王灵显,神火指引迷津得安返诸罗。翌年仲春大国王圣诞,众庶民盛况举祭,知县有感圣恩大德颁赐封地三十里归庙,遂名斯地曰王爷埔。

  雍正(1723──1735)初年,诸罗划分三县,以河为界,迄乾隆年间(1736──1795),船头厝商贾云集成街,复以圳头厝街名之,隶属彰化县海丰保,时值癸亥年(1743),久旱不雨,禾稼俱焦,野莩载道,住民祈祷于三山国王,哑人开口言曰:“三山国王灵显,明日正午,甘霖必至。”及时甘霖救旱果验,五谷丰登,圳头厝街及其邻近住民咸感三山国王之神庇,泽被邦黎,遂由本地信士冬启发倡议重修庙宇,众皆倾囊捐献,于乾隆廿二年(1757)巍峨堂皇之庙宇修建完竣,是年仲春庆成大典,众为铭其赐地方安吉择庙名为赐安宫。

  又历经数十载,闽粤民族之械斗,漳泉之民纠纷,宗族衍派之宿怨,抢盗掠掳,使繁荣一时之圳头厝街及其邻近村庄,渐次凋零衰微,可叹哀哉!迨至嘉庆丙子年(1816)瘟疫四起,传染蔓延之烈,令住民闻疫寒心恐怖之甚!圳头厝街之没落,遂沦为凄凉惨景,原住民之迁徏,各处四散,残留牛埔头、东势厝、龙潭、程海厝等处住民叩求三山国王神灵,普济众生,果然瘟病暂告平息。

  道光年间(1821──1850)圳头厝街、鲤鱼庄暨邻近村庄相继瓦散,鸡犬绝迹,顿成墟土,真是可怜。更有伤心处,遍寻塚墓残骸,夕阳照白骨,游魂无处归,孤雁芦苇,不复昔日繁华,梦萦前尘不堪回首。适有善士,广施善缘,妥为收埋,从此孤魂有托,含笑九泉。三山

  国王庙宇因历多年宗族械斗,天灾瘟祸之变故,无人管理,年久失修,日剥风蚀,破壁断垣,惨状不堪目睹。

  道光(1821──1850)末年间,由东势厝黄约信士,倡议邀集四股内之众信士,热诚捐献,于翌年孟夏,从其原有规模宏大之庙宇缩小改建,四股内之众信士铭感圣德沐恩,祈祷于三山国王之神灵,庇佑四股村落众生。庙宇改修完竣,遂以四安宫名之,就此四安宫之三山国王明神益加显扬于远近矣11。

  在台南市西北隅(今北区立人街),也有一座自清雍正七年(1729)由潮人创建的著名三山国王庙。其两侧各建天后祠、韩文公祠。古因后殿辟有客房,多为潮人商贾过往投宿之客栈,故庙又被称为“潮州会馆”。历代有重建或修葺。自1985年起为二级古迹保护,是潮台亲密关系的又一文物佐证。

  据清乾隆十七年(1752)鲁鼎梅主修、王必昌总篡的<<重修台湾县志>>,卷六祠宇篇记载:“三山国王在小北门内镇北坊水仔尾。庙祀粤潮州巾山、明山、独山之神。雍正七年(1729),知县杨允玺、左营游击林梦熊率粤东诸商民建。”他们派人到潮州佩带国王香炉、香火来台而创设。按该志所记,台湾知县杨允玺,是广东大埔县(时属潮州辖下)人,甲辰(1724)举人,雍正七年四月任台湾知县。林梦熊,则是广东海阳县(即今潮安县)人,武进士,雍正七年任台湾镇标左营游击。

  从此,文献多以鲁鼎梅主修的<<重修台湾县志>>记载为依据,咸认庙建于清雍正七年(1729),这是正确的。但是,直至民国二十七年(1938)5月,服务于台南第一中学的日本人前岛信次,在<<科学的台湾杂志>>台南专辑中,刊登一篇题为<<台南的古庙>>文章,却对<<重修台湾县志>>记事提出了前后矛盾的质疑,认为是乾隆七年创庙,此系据乾隆二十九年<<续修台湾府志>>把杨、林任职是“雍正七年”,误写成“乾隆七年”之错误所引起的,故该庙创建年代,据1986年台南市潮籍蔡卓如先生考证,认为应恢复前说,即雍正七年。

  自清雍正至乾隆年间,潮州人去台者日多,游子思乡,对贬潮而有功于民的韩文公敬仰不忘,便在乾隆三十七年(1772),于台南三山国王庙右侧建韩文公祠。在此之前不久,因潮人崇拜妈祖,故在国王庙左侧建天后祠。两祠在光绪十三年(1887)正月国王庙重建时同时重建,而随同国王庙列为二级古迹。

  乾隆四十九年(1784)由林广盛等发起募款,进行一次耗资庞大的修庙。嘉庆七年(1802),由陈启芳等发起修庙,第1次在该年正月施工,第2次延至同治三年(1864)十月进行。光绪十三年(1887)重建。1969年由黄澄林、林奕廷出资整修。1977年因前埕积水,由管委会主委韩振声发起整修,并建金炉1座。1990年因天后祠墙廊屋面损坏,由庙方自行整修。1994年,当局拨出新台币6380万元庞大经费大修,于1996年完工。

  台南三山国王庙原有设置提供潮籍同乡租赁寄住的会馆房舍,自台湾光复之后,因全被占住变卖,实际上已无会馆存在。而目前庙地面积,依据杨建筑师仁江先生主撰的<<台南三山国王庙之调查研究与修护计划>>中记载,庙宇占地为1791平方,坐东南朝西北,是一座三进三祠的庙宇建筑,平面配置分别由横长形的前殿、正殿、后殿等三组空间排列而成,前殿与正殿间由四道厚实的纵向山墙将两殿前后串连,分划成三座三间的合院式主祭祀建筑,正殿面较为宽敞的中央部份为三山国王庙,主要祀三山国王,左右并有花瓶形门通往左右两殿,左奉天后圣母,右祀韩文公,后殿除正中明间供奉三山国王夫人外,左右侧各有空房两间,作为庙宇文物展示室,供信徒及游客参观。

  全庙纯粹是潮州式庙宇建筑。庙里的砖木均从潮州用船运去,聘潮州工匠献艺。雕梁画栋,剪贴细致,狮座壮硕,花鸟鱼蟹各有寓意;瓶门顺通左右,呈现空间雅趣,皆体现了潮人建筑工艺的特色。

  该庙自1985年8月19日,由“内政部”公告列为台南地区第二级古迹之后,于1989年委请具有文物资产修护研究专长的名建筑师杨仁江先生,进行调查研究及修护规划,嗣经杨建筑师提出计划核定后,于1994年4月初以新台币6380万元完成发包,并于4月20日正式动工修护,于1996年底完工。另于庙宇右侧所需防火巷等部份用地,正计划协商购买中,将列为第二期工程计划办理。台南市“政府”已竖立<<三山国王庙>>碑记加以保护。

  该庙创建后,高雄、新竹、竹东、新庄、宜兰、台中、台东、台北、苗栗、南投、彰化、云林、嘉义、屏东、花莲,相继也以潮人为主建庙(部分在此前已建有庙)。农历每月初一、十五日,人们进庙烧香,祈求平安。每年农历二月二十五日国王生日,各庙更是隆重庆祝。

  庙中存有很高文物价值之匾。如正殿神龛匾:

  “戊辰年(1748)孟春,乾隆御笔:褒忠。赐广东义民。”

  曾有名匾,如“重瞻山斗,钦加布政使衔统领台南潮晋全军福建尽先补用道克勇巴图鲁方勳(普宁人方耀之弟)敬撰并书。”12

  综上所述,作为发源于粤东潮汕本土神、“地头神”的三山国王神,自明朝香火入台后,随着广东移民在台繁衍,而传遍全岛,建庙奉祀。在1987年1月,台湾省“民政厅”编印<<台湾省各县市寺庙名册>>中,计有三山国王庙145座,其中宜兰县34座,为全台县份中最多者。而据学者统计,至少有170多座、信众600万人。主要集中于4个地区:南部的高雄、屏东两县,特别是下淡水流域;中部大甲、大肚、浊水、大港4条溪流的中下游平原和丘陵地区;新竹的竹堑溪和山溪流域;宜兰平原。信徒以粤籍客家人、潮汕人、闽南籍为主,已成立“台湾省奉祀三山国王神圣庙宇联谊会”。

  每年农历二月二十五日,是国王诞辰。台湾各地三山国王庙,此日香火特隆,男女善信云集,顶礼膜拜,场面动人。

  三、三山国王文化对两岸的意义

  三山国王文化,对两岸关系的历史和现实的意义,是十分重要而且多方面的,主要体现如下三点:

  1、是粤民渡台垦荒的历史印记

  在台湾,仅次于拜妈祖的崇拜三山国王热,历久不衰,已成为粤民渡台垦荒、生存发展的历史印记。

  早期的大陆人民移居台湾,面临多种危险。除了朝廷实施海禁,不许渡台之外,是海峡风浪。古代没有天气预报,渡海全靠木帆船,而天有不测风云,一旦在海途中突遇风暴,则船翻人亡,葬身鱼腹。为树立战胜风浪、勇于渡台的信心,他们就带上故乡三山国王神的香火,作为“护身符”,让神保佑一帆风顺。安然抵台后,就把香火奉祀,后建庙崇拜。<<云林县东势厝赐安宫沿革>>中记载,明崇祯(1628──1644)末年,潮州人蔡鸿均渡海赴台途中,忽遇台风肆虐,危急之际,他祈祷三山国王神保佑,果然化危为安,随风漂泊于台湾西岸登陆,便筑茅屋供奉香火拜祀。

  移民平安渡台之后,又遇瘟疫流行。在缺医失药的状况下,他们又祈祷国王神再来庇护。据<<云林县大埤乡太和街三山国王庙沿革>>所载,清康熙年间(1662──1722),太和街瘴气,令民众染上流行病,众人便到国王庙里求神祛厄,病者竟依愿痊愈,众感神灵显赫,拜者不绝。

  相对来说,粤民比闽民移台较慢。因西部平原已被闽民所住,粤民便到中部、东部山区。原住民为保护以为生的鹿场,及猎取人头祭神陋俗之需要,时出杀汉人,对粤民构成威胁。为了生存,粤民不得不依靠集体力量来抗争。他们联合开垦荒地,把三山国王神牌奉于田寮或居屋,请神庇护,与天灾人祸搏斗。到了开垦成功,初成村社,便集资建筑简陋的庙宇,

  以供神位,答谢神恩,国王神变为村社守护神。云林县北港镇乾元宫,“本庙主祀三山国王庙分香至酵,镇宅奉祀。其后住民日增,信仰渐盛,庄民协同创建庙宇,由民宅迁入庙殿供奉。”(见<<云林县志稿>>)。

  由于上述原因,台湾三山国王庙的分布及其相互间的“分香”关系,见证了粤民渡台开荒、定居、发展的历史足迹。

  2、是两岸亲缘的精神纽带

  三山国王文化,是对有功于民先哲的崇敬与期盼,对远古的怀念,而粤民带着故土的国王香火移台,使大陆古老的民俗文化在台生根、繁衍,最后传播全岛,形成了两岸民众亲缘的精神纽带,是日本殖民主义者、台独分子难以逾越的障碍。

  日本侵略者占领台湾时,实行“皇民化”,企图消除台湾人与祖国人民的认同感。日人把台民信仰来自大陆的三山国王、妈祖、韩文公等神灵,视为眼中钉,不断打压。按上世纪八十年代<<云林县大埤乡太和街三山国王庙沿革>>所记,1937年日本殖民当局下令把该庙全部神像集中运往斗六郡焚毁,改奉日本大麻神。台民不忍祖先由大陆迎渡来台奉祀的神像被焚,冒险把其中“老三王”神像偷回家中秘奉,避过被焚厄难。1946年台湾光复,台民立即把神像迎出,并募资重塑其它神像、修建庙宇,成为当地欢庆光复的盛事。

  国民党统治台湾后,两岸长期隔绝,台湾与大陆的三山国王文化交流也随之中断。随着1987年11月起,台湾当局开放民众回大陆探亲,三山国王神的信徒们也纷纷返大陆“探亲”。先是妈祖信徒掀起回闽南湄洲“探亲”热,继之是国王信徒回霖田“探亲”热。

  1987年至1988年2月,台湾多个国王庙寻根团到大陆,均未找到霖田祖庙。1988年3月6日,宜兰县冬山乡振安宫由管委会主任陈添财率领26人“探亲团”启程前往粤东,终于寻到霖田祖庙,迎回三尊神像。3月29日振安宫举行三像返台迎神会,4月11日举行过火仪式,皆十分隆重。振安宫是300余年前38人随郑成功入台,并奉神像移居于宜兰冬山,建庙奉祀。1988年8月起,花莲护国宫、斗六顺天宫、屏东林边三山国王庙、嘉义庆宁宫、丰原德惠宫、埔里奉天宫,均向振安宫索取霖田祖庙资料13。

  1991年8月,宜兰县右冒三山国王庙40人,抬神像到大陆寻根,辗转至霖田祖庙。

  台湾一些影视公司,先后数次来拍霖田祖庙、三山录像或电视,回台放映,以慰广大台胞寻根宿愿。

  3、是发展两岸旅游业的重要项目

  三山国王文化,像其它民俗文化品类一样,也是民众喜闻乐见的旅游文化,既有精神意义,也有经济意义。

  早在1986年7月18日应汕头市领导人之邀,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地理学者、潮安县人陈传康(已故),到霖田祖庙考察,认为它“历史悠久,是漳潮梅一带规模较大的庙宇,若加修复,完全可以成为省级重点文物,与办宗教旅游。”“开发宗教旅游乃是海外侨胞的心愿,旅游业必须适应游客的要求,不要一提宗教就以为是搞封建迷信,其实这是对文化的评价问题。”14

  由于霖田庙是台湾三山国王庙之祖庙,是100多座国王庙、数百万信众的“根”,台胞们总想“常回家看看”,前来朝拜、烧香,一批又一批,络绎不绝,辗转而至。其次数之频繁、人群之众多,在台胞访大陆热潮中,仅次于“妈祖热”。它又带动了信徒之外的台胞例如文人、学者等各阶层人士,前来观光、考察。笔者于1994年就接待台湾学者邱彦贵,应约介绍潮汕国王庙的分布和信仰民俗。上述本身,也是一种“寻根旅游”。

  台湾国王庙,大多数香火是源于霖田祖庙,但有的是从潮汕其它国王庙奉香火传过海的。

  例如,清康熙年间(1662──1722)饶平县大埕镇程南村的鸿程大庙国王,就传到台湾云林县大埤乡大德村太和街,故也成为台胞寻根旅游之处。

  鸿埕大庙,相传创于800余年前之北宋(960──1127),在明<<东里志>>中庙记未载明创之何时。匾刻“东方保障”,建筑宏伟,国王像等多达44尊。1984年起,已不断重修一新。

  2001年9月,笔者就参与接待太和街三山国王庙进香团308人,朝拜饶平鸿埕大庙和霖田祖庙活动。他们以庙管委会主任陈福星、副主任刘瑞德为领队,成员八成是饶平县明末移台者后裔。这是台湾国王庙进香团首次直航大陆拜祖。进香团从20日于台中港乘船起程,直航金门,转厦门,参观鼓浪屿、东山岛,由旅游部门安排客车载往粤东饶平县大埕的鸿埕大庙祭拜祖庙,受到逾万民众欢迎。再往汕头市歇夜并参观市容。23日早上往揭西县河婆镇,朝拜全潮最早国王祖庙霖田大庙,受到县领导人田映生、陈桐荣及黄垅章、田广平和数千山民欢迎。该团自带锣鼓队、舞狮队和8尊国王神像来朝拜,并赠刻着“泽被蓬瀛”木匾、

  香油金。进香仪式隆重庄严,场面动人。当夜返汕下榻时,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局、市旅游总公司领导人,专程前往看望。25日早上,该团结束进香之旅,踏上归途,照原路平安返至台湾。笔者按亲历见闻,写成<<台湾三山国王庙进香团首次直航祖国大陆朝拜祖庙>>,载于26日<<中国新闻>>。该庙管委会自1999年起多次组团来鸿埕大庙、霖田祖庙进香,并于1999年3月28日邀请霖田祖庙赴台会香,在岛内引起轰动。

  2006年3月15日至16日,又有台湾彰化县36家三山国王庙联谊会383名会员,和在大陆投资台商数十人,总共400多人组成的三山国王文化交流团,由会长潘俊光率领,到揭西县进行文化交流,并举行大型进香拜谒霖田祖庙活动。这是台湾进香团至今阵容最大者,也是从台直航金门而来。

  据不完全统计,自1989年以来,来霖田祖庙祭祖的台湾进香团近400个、近万人次。东南亚国家的进香团也络绎不绝。这些进香旅游活动,既密切了两岸亲缘、交往,又促进了文化、旅游、经济的发展。

  2006年9月3日

  (汕头市委台办  作者:林俊聪)

 

  附: 明贶庙记

  (元)刘希孟

  皇元统一四海,怀柔百神,累降德音。五岳四渎,名山大川,所在官司,岁时致祭,明有敬也。故潮路三山神之祀,历代不忒,盖以有功于国,宏庇于民,式克至于今日。休潮于汉为揭阳郡,后改为邑。于西北百里有独山,越四十里又有奇峰曰玉峰。峰之右,乱石激湍,东潮西惠,以石为界。渡水为明山,西接梅州,州以为镇。越二十里有巾山。地名霖田,三山鼎峙。其英灵之所钟,不生异人,则为明神,理固有之。世传当隋时,失其甲子,以二月下旬五日,有神三人,出巾山之石穴,自称昆季,受命于天,镇三山,托灵于玉峰之界石,庙食于此。其地有古枫树,降神之日,上生莲花,绀碧色,大者盈尺,咸以为异。乡民陈其姓者,白昼见三人乘马而来,招己为从,忽不见,未几陈遂与神俱化,众尤异之。乃周爰咨谋,率巾山之麓,置祠合祭。前有古枫,后有石穴,昭其异也。水旱疾疫,有祷必应。既而假人以神言,封陈为将军。赫声濯灵,日以益著,人遂共尊为化王,以为界石之神。唐元和十四年,昌黎刺潮。淫雨害稼,众祷于神而响答,爰命属官以少牢致祭,祝以文曰:“淫雨既霁,蚕谷以成,织女耕男,衍衍欣欣,是神之休庇于人,敢不明受其赐?”宋艺祖开基,刘    拒命,王师南讨。潮守侍监王某诉于神,天果雷电以风,  兵败北,南海以平。逮太宗征太原,次城下,忽观金甲神人,操戈驰马突阵,师遂大捷,刘继元以降。凯旋之夕,见于城上云中曰:“潮州三山神。”乃诏封:明山为清化盛德报国王,巾山为助政明肃宁国王,独山为惠威宏应丰国王,赐庙额曰:“明贶”,敕本部增广庙宇,岁时合祭。明道中,复加封“广灵”二字。则神大有功于国也,尚矣!潮之三邑,梅惠两州,在在有祠,岁时走集,莫敢遑宁。自肇迹于隋,显灵于唐,受封于宋,迄今至顺壬申,赫若前日事。呜呼盛哉!神之庙食于是邦,与山为砺,与海同流,岂徒曰捍我一二邦!以修。                                            

  (录自1999年贝闻喜、杨方笙主编<<三山国王丛谈>>第73至74页。此庙记作于“至顺壬申”(1332),原载明<<永乐大典>>,被录于清<<揭阳县志>>卷十八中,而清<<潮州府志>> 所录却有所欠妥,今取前者) 



揭西热点


头条文章


娱乐热点


购买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