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揭西擂茶_世界资讯 > 详细信息

揭西擂茶:窦文涛:为什么我们不能以胖为美?
关键词:揭西擂茶,明星,动物,撞脸,网红        文章来源:揭西(礼品)擂茶      作者:揭西随礼汇      浏览数:      更新日期:2017-07-12

​​​ ​​​ ​​​ ​​​ ​​​ ​​​​​ ​​​ ​​​ ​点击尝鲜>:揭西(礼品)客家擂茶:1提4盒装(400g包邮)​
想瘦:我的身体我做主?自控力之战

本文节选自 看理想 [圆桌派] II 第15集

蒋方舟:我最胖的时候像高晓松

窦文涛:方舟,我不太了解,你的减肥斗争如何?

蒋方舟我最胖的时候,大概比现在胖30斤吧。

马未都:那就没法看了,那圆了。

蒋方舟:也可以看但是……那时候我差不多每天,学校吃食堂,每天中午吃三顿。

梁文道:什么情况,中午吃三顿?

蒋方舟:对,中午吃三顿。而且每一顿都是这个,有两个素菜,一道荤菜,一碗米饭和一碗汤。

梁文道:你干嘛每个中午吃三顿呢?

蒋方舟:我就是饿啊,因为是这样。因为每天其实我都想减肥。所以我总是想着我这一天吃完了,然后我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再也不吃了。

但是就是不断这样下去,然后终于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把自己吃到差不多120斤吧。然后就特别像那种,又像高晓松……

点击尝鲜>:揭西(礼品)客家擂茶:1提4盒装(400g包邮)

梁文道:蒋方舟长得像高晓松?

蒋方舟:对,然后又像那个那种地下摇滚乐队的鼓手,就是那种随时……

梁文道:我知道,大胖子。

窦文涛:臧天朔?

蒋方舟:对,类似于这样,感觉随时可以从地上捡烟头,拿起来抽两口。

窦文涛:就差胡子了,是吧?不是,她这个典型是属于不吃饱了哪有力气减肥,是吧?

窦文涛:咱们就互相交待。我是有肥胖基因的,因为这个我们家三兄弟就能看得出来,我最胖的时候是一百六十八斤。

蒋方舟:很吉利。

窦文涛:所以我可以现身说法,我奉献给你们看看。我原来老说我二三十岁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一个身材?不叫身材,脸庞。

当时这就是我体重168,那个时候我的大学同学,都不爱跟我走一块,说是走一块跟我的马仔一样,尤其我夹着个公文包,而且那个时候刚流行大哥大,拿着一个那个砖头,就这大分头,每天在大街上走。

你看我现在。你看我后来变得,这说明一个人他的斗争之路,你瞅瞅这是香港回归。

蒋方舟:好小只。

马未都:这是小鲜肉。

窦文涛:你看就是瘦得很狼似的吧,瘦得跟狼似的。

梁文道:瘦得跟螳螂似的。

窦文涛:为什么我们不能以胖为美?

窦文涛:马爷,您说您这个研究审美的,咱干脆为什么就你们这个搞文化的操作操作,怎么就不能以胖为美了呢?怎么不能梦回唐朝了呢?

马未都:我现在根本不是因为什么美不美才减肥,而是肥了以后行动不便,你不灵活,不舒服。

你坐到那儿都觉得堆得慌,我唯一的安慰就是到了美国,尤其到了美国加州。

我有一回在美国开车,在美国中部一个小镇停下来吃顿饭,一进那餐厅。就别提多不想减肥了。那餐厅里他全是那叫忽悠胖子,你明白吗?

就他走道不是走道,都是忽悠着。然后而且三十多个人吧,那一堆人没一个瘦的,全是那种往这儿一坐就忽悠一下。

都是那种胖子,所以就是没三百斤都不叫胖子。

窦文涛:这个是世所公认,这还真没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说了,现在肥胖已经取代烟草成为这个全球健康第一大威胁,都已经不是好看难看的问题。

而且你知道还有一个挺有意思,过去他们美国人老说,肥胖是贫困的标志。

因为只有劳动人民天天吃个汉堡包,那些个富人他们有他们的海滩,有他们的休闲,有他们的健身房,所以肥胖划分阶层的标志吧。

改革开放30年来,你看中国人民追上国际的步伐追得多么快,我那天看他们讲,现在咱们国家四千六百万人肥胖,三亿多超重。

索福瑞调查发现,肥胖大多数集中在中低收入阶层,这说明过去连中国人说的那个脑满肠肥,这个多胖多福,连那个也改了。就是说现在中国跟上国际了。

梁文道:那为什么平常我们一说起土豪,有个电视剧要演一个土豪出来,那个标准形象还是一个挺着一个大肚子?

窦文涛:那说明他们还没脱贫。

梁文道:不过这个想法我觉得就恰恰说明,你刚才讲的那个问题,为什么文化人,不好好努力一下,为肥胖在审美上正名,讴歌一下。

其实这是整个资本主义伦理的一个问题,很多社会学家都做这种研究。减肥这个观念,是在20世纪初中叶的时候开始流行的。

你回想一下,哪怕是很发达那些资本主义地区。20世纪中期的时候,肥胖还不被认为是一种很难看的东西。你比如说你用玛莉莲梦露。

窦文涛:丰满。

梁文道:你拿她的身材到今天来看,这不能叫美女的标准身材。但是大家心目中的美女,再下来是越来越瘦了,为什么呢?

有一个讲法就是因为,资本主义伦理有一个特点,资本主义跟传统社会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要求所有人自我管理。

在美国或者在欧洲,以前有很严重的问题叫肥胖歧视。有过这么一个数据,大公司招人,招进来的人如果是胖的话,他会下意识地觉得这个人不堪重用。

同样我要招一个位置,就比如说来十个人,首先那六个胖的都被刷下去。为什么呢?

他们背后的理由就是认为肥胖的人是一个不自律的人,不负责的人,不对自己负责,也不能对公司负责,不能对工作负责。

所以在这个情况底下瘦就变成了一种,很多人认为是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美学的体现。

窦文涛:你同意不同意现在还有这么一种,你也可以说是偏见。穷人,就往往自制力,就不如那些精英。

你知道有句话叫什么,穷人最先放弃的就是形象。

过去有句话叫,贫贱夫妻百事哀。就是不是说穷人的自控力、自制力就比富人低,而是说,他每天忙于谋生……

而且你知道意志力,有一个补偿法则。你不要以为意志力是多么高端的情操,他们就讲意志力跟你任何一个生理能力一样,都是有极限的。

你比如说像送外卖的,他是强撑着意志力风里来雨里去地跑了这么一天,您说回家再来两小时跑步机。他就想躺着,他这个意志力就崩溃了。

梁文道:就想喝瓶啤酒,喝瓶可乐看电视就算了。

窦文涛:没错,我听见我们原来公司有一个司机,我特别能体会。比如说他开车送我回家,12点我到家了,我说回去早点睡。

他说我睡不了,我说为什么,他说我不管多晚回家,每天晚上得冰箱里拿瓶啤酒,看着电视,不管放的是多糟的那个综艺节目。我躺在沙发上,他说这是我一天唯一的一个享受。我现在太理解这种了。

梁文道:我们对女人身材的要求远远高于男人

窦文涛:我真的是挺佩服女的的,因为我的印象是女性比较馋,爱吃、爱美食,但是我周围的女性,我真的发现怎么她就不像我们这么胖胖瘦瘦的。

你比如说你像女主持人,你看吴小莉也好,戈辉也好,晓楠也好,生了孩子。按说这女人生孩子会胖吧,生了孩子没过俩月,完全跟以前一样了,我就觉得这是怎么,她是得有多大的毅力她克服这个呢?

蒋方舟:已经成惯性了吧。

马未都:它主要有一个问题,就是女性的体态跟男性的体态,女性更不能容忍肥胖。男性还可以。男性我刚才在想,那个西装那东西它害人。

西装你胖点吧,它不显胖,还显得挺精神的,你看很多男的一大肚子,穿一西装能穿,但穿中装穿不了,中装特别怕人胖,一胖那肚子就跟球似的。

但是女的就没有像服装这种救济,所以女的一旦胖了,就没有办法了。要么就是孕妇,当然大家可以宽容,如果你不是孕妇,你一旦胖起来就是你没有办法。

梁文道:男人穿西装,因为西装能修饰身体,但为什么男人穿西装,女人就不能穿西装,女人必须穿裙子?恰恰是社会对男女的形态的要求不同。

所以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以前那些凤凰的老同事,那些女主持,生完孩子一个月回来,比生孩子以前还瘦,瘦得多。那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你就恰恰可以看到是多么不公平。为什么我们(男人)没有这种要求,那种要求都在她们身上?

窦文涛:你放心,这种公平你给许戈辉她也不要。

梁文道:我知道,但是这说明,我们社会上对女人的身材的要求,远远高于对男人身材的要求。

窦文涛:那文道,我问你一个敏感问题,就是说这里边事关歧视。那么假如说咱们男的总会看到一个女的,觉着她漂亮,受吸引,这个是本能吧。

那么好,一个女的苗条的时候,和一个女的生完孩子很胖的时候。会影响你作为一个男人,她们对你的吸引力吗?

梁文道:当然会,但是问题是我怎么去判断谁更有吸引力这个框架、这个想法却可以是在文化中改变的。

你比如说我们今天看十八世纪、一直到十九世纪的那些欧洲油画,里面那些号称美女,什么脱衣的玛哈,穿衣的玛哈,你看那个女的胖的就一堆肉躺在床上,在当年那个认为绝世美女。

油画《裸体的玛哈》

你今天看你会觉得有吸引力吗,你不会。所以可见这是这个观念是可以转变。

蒋方舟:我在想很多中国的五零后、六零后,他们很胖,而且是中年发胖,是不是因为有饥饿的记忆。

就像我看过,莫言老师写他想当作家,就是因为他们同乡一个当作家的,三餐都能吃饺子。他觉得当作家就有饺子吃,所以他现在也吃得白白胖胖的。

梁文道:拿了奖之后吃得更白白胖胖了?

蒋方舟:所以是不是也是因为有这个饥饿的记忆?

梁文道:我觉得是,坦白讲中国人跟饥饿搏斗的历史可长了,中国人有饥饿基因。

马未都:不是中国人,全世界,人类能够在食物上不去计较,美国人是两代人,我们就是一代人,我们父辈那一代,没有一个人吃饱过。

梁文道:都得熬啊。

马未都:就是放开吃,没有过。

窦文涛:你知道就是我有一个体会,我在香港因为做家务顾不过来,就请了一个菲佣。那这个菲佣,每天做不做饭,做什么她都得问我,“先生想吃什么”。

后来这做了一个月她就很纳闷,她就问我,先生我觉得呢,我在你们家很清闲……

马未都:你不吃东西。

窦文涛:对。

梁文道:我以前在人家家里头天天做鲍鱼。

窦文涛:对,我就说我不吃,或者说晚餐就给我炒盘青菜。后来她觉得很少做饭,她跟我说,她说:我觉得很难理解,你看我们从菲律宾跑到香港来,辛辛苦苦做菲佣,挣点钱,我们就是希望自己吃顿好的,想吃点好的。

您呢,是花钱雇我的,怎么您整天吃的连我们都不如,就整天不吃呢?那你每天那么辛苦工作你为了什么呢?我觉得这是个哲学问题。

马未都:你没听出她还有一个潜台词呢,你吃的不好影响她吃,主人吃得越好佣人就吃得越好。

梁文道:你要炒盘青菜,人家想吃肉了(怎门办)?人家天天就想着来香港吃肉了。

马未都:你天天炒一盘青菜,对不对?你啥也不做。

马未都:你一个大家族天天摆宴,你剩的都是好东西,你吃不光嘛。你这好,两天不吃饭,第三天炒一素菜。那她自个儿不能给自个儿炖条鱼吧?

梁文道:人家去劳工署告你虐待。

窦文涛:没错,人菲佣感觉进了兔子窝了,是吧 整天吃草啊。(笑)

……

本文节选自节目文稿,有删节

更多精彩内容

今日互动

你觉得自己胖吗?

圆桌派》第二季

每周三、周五0点

优酷[看理想]自频道更新

听理想,今日更新
 



头条热点


揭西热点


娱乐热点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