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揭西擂茶_世界资讯 > 详细信息

琼恩与拉姆斯:权游中的“私生子困境”如何突破?
关键词:琼,恩,与,拉姆斯,权游,中的,“,私生子困境,”,        文章来源:揭西(礼品)擂茶      作者:揭西随礼汇      浏览数:      更新日期:2019-04-01

曾经同为私生子,拉姆斯的军事能力甚至优于琼恩,为何结局如此不同?

我们总是依循着社会既定的规则展现出相应的行为或态度。

于是,很多时候,你不是在表现自己的想法,而是在展现社会想要你展现的一面。

换句话说,规则创造了社会,社会创造了个人,而个人反过来又使得这种规则加以强化。

在《权力的游戏》第一季里,作为主要角色之一的史塔克私生子,琼恩雪诺一开场的遭遇就证明了此点。(在第七季揭示他的真实身份之前,他一直是私生子的身份)

他的开场并不光鲜,甚是灰暗。

当艾德史塔克将野外死去的冰原狼母亲身边带回来的五头冰原狼分给自己的孩子的时候,适时出现的白色冰原狼(得了白化病)的出现其实就影射了琼恩雪诺尴尬的身份定位。

 

史塔克家族在给予其相应的名分的同时,也剥夺了他获得其他荣誉和名分的可能性,而且作为一种处置私生子尴尬身份的规则,它被大陆的所有家族遵循,并衍生出了多种象征了自然文化的私生子姓氏,暗示他们本该归于自然尘土中的宿命。

这几个姓氏分别为:Snow雪诺,River河文 ,Hill希山,Stone石东,Water维水,Storm风暴,Sand沙德,Blackfire黑火,flower佛花。

但仅仅了解这些姓氏并不能让我们对这种“私生子”规则产生更深的理解,也很难体会到为什么剧中的拉姆斯雪诺会这么急于获得父亲的承认。

当规则产生了新的释义后,这种规则会不会打破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回忆一下琼恩雪诺的故事。

 

1

如果说开篇死去的冰原狼影射了史塔克家族注定消逝的结局的话,那么这个群体中的异类,琼恩雪诺就注定是那个不会因为前者而背负死亡威胁的局外人了。

坦白来讲,琼恩雪诺是一个与史塔克家族形同神离的人,因为出身的问题,他无法登上“大雅之堂”,也无法代表任何人,发表任何意见,甚至是连席恩葛雷乔伊在本片的一开始也嘲笑他的出身,而他给出的回应则只有沉默。

琼恩是一个认定了自己私生子身份的人,他懂得规则相对于人而言巨大的力量和意义,甚至一直到他走出绝境长城,与野人打成一片时,这种内心的固化认知都毫无动摇过。

 

 

野人认为自由让他们脱离了阶级性的规则社会,而他们口中的南边的“乌鸦”(以乌鸦来形容南方人)则是被套子吊在树上的野猪,让大多数人活在苦难之中难以逃脱。但雪诺却有不同的见解。

规则的阶级性是否限制了个人的自由呢?

雪诺没有回答,而是强调规则所带给军队的自律性和纪律性,强调文化的统一性。

这是野人所缺少的,换句话来说,野人的自私自利使得自由本身的意义变质了,极端的个人主义否定团体的正面作用,恰恰正如极端的阶级社会否定大部分人的个体价值一样,既无道德可言,又缺乏社会规则所必须的稳定性。

 

而这种极端的阶级社会,就发展成了我们之后将在奴隶湾遇到的奴隶社会。

风暴女王坦格利安正是因为迫切想要改变这种落后的规则才被奴隶文化囚禁于此,既遭到了奴隶主的攻击,讽刺的是奴隶也将他们视为异类,险些落得一个孤家寡人的尴尬境地。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展现了极端社会规则下的一些问题,但是也可以看出,要想根除这些问题,绝非一两个月就能办得到的。

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清晰地思路,来思考为什么琼恩雪诺会对自己私生子的身份如此敏感?

而且作为一个主角光环耀眼的角色,琼恩的身边有许多智者的形象。

虽然琼恩的主动选择其实并不多,多数情况下都是别人替他做出了选择,而作为自觉主体的本人而言,困惑又大概是他最大的敌人。

这样一个动机不明确的角色,能作为主角被加以强化,只能说确有主角光环。

不但守夜人总司令将祖传的瓦雷利亚钢锻造的长剑赠予了他,作为守夜人学士的伊蒙坦格利安也多次为他指点迷津,甚至在弥留前不久的一次公开选举中,给琼恩投了至关重要的一票,使得后者成为了新一任守夜人总司令官......诸如此类的细节数不胜数,我们可以看到智者的形象在一个困惑的主角迎来戏剧性的高潮之前是多么重要,他们的出现使得主角成为了主角,而不是别人。

 

 

也使得他逐渐抛弃掉了“私生子”这一身份的枷锁,成为了一个自由的“南方”人,而这也是之后琼恩为什么能够让野人和守夜人站在一起的很重要的原因。

没有了野人的自私戾气,也摒弃了长城以南的刻板规矩,使得琼恩更懂得如何去取得两边的信任,并团结他们。

而另一个私生子:拉姆斯雪诺显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2

我们在前面提到了一个问题,谈到了阶级规则和个人自由的关系,从上面谈到的琼恩的故事中也可以看出来,维特斯洛的阶级社会确实阻碍了琼恩雪诺的成长,而绝境长城的开放性又恰恰成就了其本身的个人自由。

而想要且只有遵循阶级社会规则的拉姆斯雪诺,则完完全全是另一条路了。

作为波顿家族的一员,拉姆斯的处境极其尴尬,如果不是因为波顿膝下无子(长子被拉姆斯毒死),是绝对不会让拉姆斯和波顿家族有一分一毫的关系的,但正因为波顿目前只剩下了拉姆斯,所以波顿有意无意的在将他当做继承人加以重视。

拉姆斯的错觉,就在雪诺和波顿两个姓氏之间游离,陷入了阶级规则的私生子困境中,为了完成父亲赋予的任务,拉姆斯可谓是心狠手辣,前有背叛史塔克为先,后又与葛雷乔伊家族结仇,对席恩葛雷乔伊百般虐待,残忍去势,致使后者彻底丧失了尊严,精神濒临崩溃。

 

 

拉姆斯的变态兴趣是这个人性格展现最强烈的部分,从饲养猎狗到虐待囚犯,秉承了波顿家族一贯的残忍血统(波顿家族以“红色剥皮人”闻名),并将其发扬光大。

“我不是正统,却要比正统的“剥皮家族”来得更残忍血腥。”

“既然你们骨子里并不看得起我,我只需用残暴和恐怖来让你们臣服。”

但如果要深入追寻拉姆斯这种行为的动机的话,除了其本身的极端性格以外,迫切想要得到父亲卢斯波顿的认可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他迫切的想要得到来自正统社会的认可。

正如那些不是私生子的人(如席恩葛雷乔伊和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所面临的历史侮辱和人格侮辱一样,拉姆斯的私生子身份是流淌在血液里的残渣,永远也无法清除。

既然无法清除的话,那么你这辈子都是私生子,这是你的命运,你躲不了,而社会规则也不允许你不服从这种命运。

这就是私生子困境最绝望的一个地方,你无法避免悲剧的发生,因为规则已经肯定了它的存在,否定它就代表否定整个社会,没几个人有兰尼斯特家族的瑟曦炸掉整个圣殿的胆量,所以规则也从未改变过。

 

 

最终,拉姆斯为了对抗规则,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和继母,以及他们刚刚降临的孩子(那个本应夺走他继承权的真正的波顿),并最终被自己猎狗蚕食而死。

3

拉姆斯的结局是可以预知的,残暴血腥令人发指,他的死令所有观众拍手称快。

小剥皮、乔大帝、佛雷之死,是权游中最大快人心的场景。

但考虑到他的私生子身份,我们又可能去同情那些阶级社会中处于私生子困境中的人。

为了摆脱规则的限制,打破这种禁锢,他们不得不去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而作为其中一员的拉姆斯雪诺,只是将这种行为极端化了,为了让社会规则承认他存在的正当性,采用的方法虽极不人道但目的明确。

就象古老的格林童话中,后母都往往会设法将大儿子毒死或者赶出家门,也许不是所有后母都狠毒,但因为当时社会只有长子才能继承家产。

 

 

毕竟无法逃出这种社会,除了接受规则之外,某种适当的利益是人之常情,也由此可以利用两个人的故事回答在开头提到的那个问题,规则在不同社会环境中存在的一些微妙的不同,究竟会给个人带来多大的改变。

当然,规则可以被加以改变,我们也在琼恩身上看到这种改变的切实样貌,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在一个封闭的,没有上升渠道的阶层社会中,如果规则是发生于内部的,正如拉姆斯之于恐怖堡,波顿以为自己仍然可以控制和打压拉姆斯,但最终带来的却是噩梦,人们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既可以产生斗志,也可以丧失斗志;既可以带来改变,又可以带来灾难。

正因为如此,琼恩雪诺的成长才是多么可贵。

他从一个阶层分明的社会来到自由民的群体中,惊讶的发现这里人人平等,甚至和野人们呆久了之后,他都不愿意下跪了。

正是因为见识过了一个自由、平等的环境,这种环境给了他动力,使他冲破了身份的枷锁,他不再耿耿于怀自己私生子的身份,他看到的是一个更大的世界和更重要的使命。

他愿意去追寻一个更好的世界和自己。

而拉姆斯呢,他只能臣服于这个压榨他的规则,而现实是,无论他如何具备能力,他的军事素养甚至要优于琼恩,可正如提利昂所说,世人永远不会忘记你私生子的身份。他只能更凶更狠的去对抗所有威胁到他的人。

在前几季中,仍然是“私生子”身份的琼恩和拉姆斯的结局看,不难发现,真正决定最终结果的仍然是个人本身和环境。

 

在未来里,我们也终将遇到琼恩所遇到的“私生子困境”,如何打破人生限制?

一成不变的环境,如果可以逃离,远离那个压迫你,使你无法成长的环境。

而自身呢?

是向琼恩那样全力的克服并加以修改;“杀死心中那个男孩”,成为真正的男人。

还是象拉姆斯那样,用愤慨和羞耻饲育着懦弱的自尊心,以复仇和残忍为剑,自以为打破了魔方,但也只是原样重复。

一个人内心的建设能力越弱,他的破坏能力就越强。

因为无法认同自己的身份,控制不了自己,就总想要去控制别人。再屡遭打压和挫折,就会陷入激愤而爆发。

拉姆斯就算赢得了私生子大战,他也无法统领北境。



头条热点


揭西热点


娱乐热点


购买